紅茶杯裏的月光

我的志願:誓要做好一個路人甲 第二章(完)

「好吧,好吧!自我介紹就在這裏先打住吧,其實我們還有一個成員的,不過不知道他又怎麼了,所以他下次再出現才談吧。」王子見我們相處得不錯,似乎都很滿意。不過為什麼他總是要發著閃光的呢?
『可能又去了另一個世界。』咲的白板寫著一句很嚇人的說話。
喂!你們那另一個成員到底是什麼人!
「是了,我想問為什麼你們要成立這個學會的?」我明白路人甲不發問會比較好,但畢竟這個很關乎路人甲的聲譽,問一下都不怕的。
「問得好,路人甲!其實我們要成立這個學會的目的,為的只有一個──」千耀哥給我一個大姆指。
「就是為了可以成為不耀眼的存在。」千夜幽幽地說。
『為了可以不讓人對我們行注目禮。』咲把白板放在胸前。
「我們只是想成為一個普通的人。」最後的當然由王子來完場。
說老實話,如果他們這番話讓其他人聽到,一定二話不說走上前痛毆他們,要知道有多少人想成為很像他們這樣,受人注意,受人愛戴!不過幸好,我只是想做一個路人甲,所以打人的衝動是零。
看到我這個呆木若雞的表情,他們的神色都不多不少的有點訝異。
「……為什麼你的反應這麼平靜的?」最後都是由最不怕死的千耀哥發問。
「因為我根本對成為主角沒興趣……?!」哎呀!不小心把真話說出來了!
「真的!」他們不約而同的舉板和驚呼,眼裏還不多不少的充滿了閃光,情形跟剛入門的時候一樣,我很擔心下一秒就立刻被刺瞎了。
「那不用商量了,你來做會長吧!」身為現任會長的人在讓位。
「什麼?」即使心理上平靜如一潭湖水,但都要做一些路人的反應。
「你就是會長了!」於是現任會長再重覆一次他的話。
「……不要!」雖然不太想說,但這個職位我做不得。
「為什麼?」現任會長對於我這個回答感到很迷惘。
「因為,身為路人甲是不可以做一個這麼顯眼的角色的。」雖然心裏有點不願意,但都硬著頭皮說出來,因為這件事是真的,特別是這個本身已經很出位的學會裏。
「那,我都不做會長了!」現任會長棄職位於不顧!
「好!」其他人是決定和議他的。
於是,我想是因為我的關於,這個學會從此沒了會長了。
「是了,說來,為什麼你們會看到我的……不是,應是說留意到我?」這個都一直是我心裏的疑問,因為向來都只有做佈景版的分。
「就很像主角跌入一堆路人甲中的道理一樣,一個路人甲跌進一堆主角中同樣很顯眼,應是說很突兀才對。」千夜替我作出了一個完美的解釋。

PageTop

感天師--第一章5

「小語你這樣都未免太失禮了!」千金的罵聲把我扯出夢境,這刻我才發現自己剛才不停地盯著人家看。
不好意思的搔搔頭,這樣的第一印象似乎太差了,我這刻很想死。
「不要緊了,反正都習慣了。」美女姐姐大方地笑了笑,然後還伸出手來。
「你好,初次見面,我叫綾穗,不過大家都叫我穗穗的,現在在這所學院的大學部讀書,是你們是師姐哦!對了,還是這個學生宿舍的負責人之一。」
「你、你好,我叫封語,身旁的是我哥封言,才剛進來入讀高中的新生。」有點不好意思,不過都是硬著頭皮的伸出手,跟穗穗學姐握了一下手。
「咦?原來還有個人麼?抱歉,我還以為只有封語同學一個。」穗穗學姐有點驚訝的,單手掩著因為訝異而微張的嘴,一邊臉露愧色的對我哥道歉。

沒錯!我就是要這種反應了!
「不要緊,我沒所謂。」哥他一如以往的沒說太多,只是表明了意思就沒再說話了。
我習慣了,千金根本沒有在意過,只有穗穗學姐還微皺著眉,她分不清我哥是不是生氣。
「放心了,我哥一向都不怎在意這種事的了。」在學姐想再道歉前,我再替哥補充一次。
聽了我的話,雖然都還是有點在意,但學姐都沒再在這點上糾纏。
「你們是要申請宿舍嗎?應該都是兄弟一起住吧。見你們跟千金她是朋友,我發一間比較好的房間給你們。」
有點俏皮的眨眨眼,穗穗學姐憑空變出一個螢幕般的東西,然後在上面操作著。
「等一下!」額外收費的事我還未問呀!

「怎麼了?」穗穗學姐側了一下頭。

好可愛呀......不!現在不是讓我陶醉的時候!

「那個…我想問這裏的學生宿舍是要額外收費的嗎?」
「你還真的完全沒看入學資料呢,那裏寫得清清楚楚這個是學生福利。」回答我的不是穗穗學姐,而是一臉驚訝的千金。
不是你以為我剛才是在騙你麼?我才沒有這個美國時間!

「對喔,這裏的宿舍都是院方為學生提供的,請放心。」比起千金,果然都是穗穗學姐比較得體。
「那都比較好,那就麻煩穗穗學姐替我們處理了。」好的,這下我老媽還不羨慕我們!
「等!」
就在穗穗學姐想繼續操作時,哥忽然叫停了她。
「怎麼了?」穗穗學姐看似有點怕我哥的,聲音不似之前的這麼穩定。
「我跟語要分開住不同宿舍。」哥你真的語出驚人。
「什麼!為什麼,兩兄弟一起住不好麼?」我嚇了一跳,趕緊追問我哥,還因為太過激動,兩手都捉住他的領子。
「不好。」我哥還是那副臉,簡單地回了我兩個字。
「我覺得好喔!哥~我沒你,我會死的!」我乾脆整個搭在他身上。
「你是時候要學一下獨立了。」
哥這樣的一句,我立刻放開他,站正。
「你認真的嗎?」不願死心,我問。
哥,點頭。
「你真的不讓我跟你一起住嗎?」再問。
哥,再點頭。

「穗穗學姐,麻煩替我們兩兄弟找兩間宿舍。」帶著哭腔,我認命地說道。
我就知道哥決定了的事,不是這麼容易就可以改變,特別是關係到我,而我又理據不足的時候。

「哼哼,就找兩間在鄰近的給你們了。」猶如銀鈴一樣清脆的輕笑聲,還有體貼的話語傳入我的耳裏,讓我覺得跟哥分開住這件事已經不算是什麼了。

在我陶醉的期間,穗穗學姐就已經找到適合的房子,並把我們一併傳送了過去。

到達的時候,在我眼前出現的一幢有兩層的房子。

聽說我只有一個人住。

「讓我先為你們介紹這個房子吧,因為所有房子都一樣的了,所以我就用這間好了。請進來這邊。」穗穗學姐邊說邊把我們一行三人領進房子裏。

走進房子,其實跟我平日在電視劇裏面看到的差不多。我們先通過一條小走廊,之後就到了一個頗大的空間,有著梳化和茶几,看怕就是客廳來,右邊有扇大窗,跟旁邊那間屋的窗是相對的,大家可以看到大家,那應該就是這兩間房子合適的地方。在客廳比較裏面的地方,是一個開放式的廚房,基本的用具都齊備,還真的貼心。
在廚房的旁邊有一道樓梯,還蠻寬闊的,是可以同時供三、四人在同一階上落的闊度。

「其實結構跟一般在外面見到的平房是相差不大的,只是要說明一下這個。」在我打算爬上樓梯的時候,穗穗學姐向大家說道,同時都走向茶几處,把一個小機器拿了過來。
那個就很像是一個室內電話這樣的東西,只是它的設計十分時尚,很像那些觸屏電話一樣。
簡單地操作一下,穗穗學姐把室內電話湊到我們面前。
上面的介面很簡單,常常用著不同電子產品的年青一代操作起上來應該易如反掌吧。但是這裏不是用常理就可以理解的,都是先聽穗穗學姐的解說好了。
「這個是傳送器來,只要把不同的地點儲存在內,就可以很方便地到達不同的地方。裏面已經儲存了你們上課的地點,只要點這個再點這個……看,傳送陣就出來了。」穗穗學姐說著還邊操作給我們看,在她點了點那個藍色的圓陣時,一道藍光從電話射出,並照到附近的地面上,散發著幽的藍光,慢慢地轉動著。
「只要點一點這個鍵,就可以取消,把傳送陣收回來。」在穗穗學姐按過之後,地板上的圓陣立即消失在我們眼前。

之後就如我所料的,操作十分簡單,比現在的手提電話還要簡單,所以我不用十分鐘就已經熟知了這個傳送器的使用方法了。

「嗯,大概都是這樣。我要說的就只有這個而已。對了,你們有帶行李過來嗎?」穗穗學姐問道。其實我猜她根本就知道我們什麼都沒帶過來,因為我們的行李真的太輕便了。
我搖搖頭。
「那你們可以先回去把要用的帶過來,再不是在這邊都很輕易就可以買得到喔。」穗穗學姐提議道。
我望了望我哥,這個時候才發現千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見了。
「我回去把比較重要的拿過來吧,其他的就在這邊買。」哥說道,然後望了我一眼,我點了點頭。
「如果要回去的話只要用這個傳送器在傳送碼上掃一掃就可以了。」穗穗學姐一邊說,一邊翻開我們的入學資料,指一指那堆亂碼。
原來這個叫傳送碼!
「那你就好好看一下那份筆記了。我明天才搬來這邊。」哥說完這句就消失了在空氣了。

「筆記?」穗穗學姐好奇地走近我。
對了!現在只有我跟穗穗學姐兩人呀!這個不會是傳說中的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吧!

「嗯,是這個。」還在胡思亂想的我,有點手忙腳亂地把千金給的筆記拿出來。
「這個是?」穗穗學姐把臉湊近我。
穗穗學姐的臉很近很近呀!我緊張得彷彿聽到自己急速起來的心跳聲。
「千、千金給的筆記本。」強忍著慌亂,只是說這七個字就已經是我拼了命說出來的。
「不會是入學資料的筆記本吧?」穗穗學姐沒察覺到我的不妥,睜著圓大的雙眼,問道。

穗穗學姐這個是反規呀!很可愛呀!

我點了點頭,再說話的話,恐怕穗穗學姐會從我顫抖的聲音中聽出我的異常,這樣實在太令人感到害羞了。
「哈哈哈哈。」停頓了一、兩秒,穗穗學姐忽然笑了出來,還不失儀態的用手掩著嘴,但是眼角的淚光都顯示著本人笑得很高興。
「那、那本是我跟千金想出來的,其實大部分的都是從逃生要點那個部、部分,抄出來的。」

真相大白,我突然覺得我自己真的很笨。

=========================================
月"s Arias

很久沒回來了QAQ
快快地up了新的文

PageTop

感天師--第一章4

「到了!」還未等我哀傷完,千金忽然一把拉著我的手,我反射性地捉著我哥的手,然後我又感覺到空氣震了震,就是這樣一條總共三個人的人鏈就出現了在一處空地上。

這片不是普通的空地,這處的空地比附近的都要光滑,上面還隱隱畫著一個類似魔法陣,煉金術的圖案。圖案呈圓形,內裏還有不少奇怪、複雜的線條和疑似是文字的圖案。除了這個魔法陣之外,陣外還有五個不大的三角錐體,並圍著魔法陣排成一個圓。
「你們只要走進這個轉移陣,它就會把你們傳送到你們所屬的班房,而那個班房就是你們的班了。」指著那個魔.....轉移陣,千金簡單的說明了一下。
我跟我哥對望了一眼,然後有默契的一起邁開步伐......

「一個接一個。」千金冷冷的用五個字打斷了我們的默契。

我哥自動的停下了腳步,大有讓我先過去的意思。好吧,我認命地走進轉移陣。說是轉移陣,但是第一次試這種東西難免會有點膽怯,尤其是聽了千金那一大堆案例之後。在這樣胡思亂想的情況下,我雖然是走得有點慢,但是都已經到達了陣的中心,但是陣似乎還未啟動。於是我就把心一橫,打算叫哥先去,可惜連頭都未來得及回,陣就已經啟動了。
只見那個圓形的陣法散發出幽幽的藍白光芒,並慢慢地轉動起來。就是說等待永遠是最恐怖的時候,現在見陣法開始動了,所以沒之前這麼害怕,可能是因為知道自己已經逃不了的關係。陣法越轉越快,然後竟然升了上來,但只是升到三角錐體的頂點就停了下來,忽然一陣白光炸開來,就如同進校的時候一樣,但是這次的速度可比那次快很多,之少我都未來得及閉上眼,場景的景色就已經轉換好了,現在反而有種用完閃光燈拍照的感覺。
閉上,再睜開。
視力回復正常之後,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景色不是空空如也的教室,而是好整而暇地在那邊向我揮著手,打著招呼的千金。
「早就猜到你們會跟我一組了。我的直覺可不是蓋的!」在接收到我那驚訝的眼神之後,對方對我俏皮的拋了個媚眼。
隨後,我哥都到了。
「所以我們以後就是在這個班房上課嗎?」望著這片空盪盪,連桌椅都沒有的教室,我問著那位直覺很強的小姐。
「對喔,雖然說是異能學院,但跟上普通學校是差不多的。」
「但,很空耶。」我直接指著那個空盪盪的教室,望著千金。
千金很敷衍地看了看教室,然後挑著一邊眉,打量著我。
「你們……不會是連入學資料都沒望過一眼吧?」

頓時,我開始感覺到有點尷尬,雖然說是那份該死的入學資料這麼遲才寄到我手而害我沒時間看不是我想的,但是被人說中的感覺都不太好。

我的表情似乎真的出賣了我,我彷彿見到千金的眼裏閃過了一絲精光,而我就有種「被盯上了」的感覺。

「不要說我這個前輩不事先告訴你們,連入學資料都沒看過就進來學校可是會隨時送命的哦~更不要說有很大機會會被當掉了。」千金的態度忽然變得奸詐起來,她臉上那不懷好意的笑容是最好的證明。
不容許我回話的機會,千金只是停了停便徑自說下去。
「不要以為之後的日子可以慢慢看,假如這一個星期內你不把那份厚重得可以敲死人的資料記好,那之後會發生什麼事都煩請貴客自負了。」
這個分明就是恐嚇!
「那妳有什麼好提議?」既然千金的態度都這麼明顯,那我都只好順著她的意思,新來還真的吃虧大了。
似乎很滿意我合作的態度,千金笑了笑,然後憑空拿了本筆記本出來。
「在這裏讀了這麼多年,我早就已經掌握到那份資料的重點所在,這本筆記本已經是那份資料的全部了。」千金說著,還揚了揚手中的筆記本。
我看著那本比資料要薄上一倍的筆記本,心中有點動搖,但……
「我怎麼知道妳說的是不是真的?」
不要說那本筆記本的真偽,就連不看熟入學資料就會被當掉這件事都可能是假的。
「不是你以為是什麼舊生都可以回答你這個問題少年的問題回答得這麼詳細嗎?」千金這句反問,我無話可說。
的確並不是這麼多人可以回答得這麼仔細,還附上有關事例。
「那,筆記本可以借我一用嗎?」把心一橫,我可不想被當掉,而且保命這點都很重要,在見識過斷崖的威力後,我忽然覺得在這邊很容易一不小心就會一命嗚呼,不,是比一命嗚乎更慘都有可能。
「何止?還可以複制一份給你拿去呢!」千金瞇起眼笑著,說真的這種很像貓咪的笑容真的很適合她,還非常好看,只是如果她不是在威嚇我的話。
「真的?!」隨便的和應一下,反正都是要談條件的了。
「當然,不過怎麼說都不可以白拿的,封語同學。」
看,條件要來了!
「我知道,那妳想要什麼?錢什麼的就一定沒有。」
「我倒沒說想要錢,只是想你們答應我一件事。」
「是什麼?」只要跟錢沒關係,還可以考慮一下。

「做我小弟!」千金口中蹦出了四個大字。
「那即是要我們叫妳大姐頭嗎?」「小弟」的話,我第一樣想到的就只有這個。
「嗯……都可以這樣說的,反正都是加入我家的黑幫,都可以叫我做大姐頭的。」千金認真思考的樣子,讓我有點心慌,竟然一下中獎。
「但,我家老爸可是警察來。」不只是警察,還是臥底,不過我老爸消失能力要比我哥還高上幾層,所以與其說去做臥底,不如說是去做隱形監察器,反正我老爸大刺刺地站在對方面前,對方都可以察覺不到的。所以我們,包括他的頂頭上司還有同事都從來沒擔心過他的安危,從有這麼多人知道他是臥底這點就可以看出來,因為即使對方知道有臥底,都只會錯殺自家忠心的小弟,而不會發現自己身旁就有個人毫不在乎自己是臥底的身分在看著。

「沒關係,我家的黑幫很善良,善良得小弟們都走得七七八八了,不是我才不會用威脅這種手段來捉人入會。」千金說到這裏一臉無奈的。
「妳的黑幫不會是『鳳凰』吧!」我想起了!那次老爸的同事有跟我提起過的!
「咦?你竟然知道?難道你有想過加入我們?」千金瞪大眼問,似乎還不是很相信有人會知道她家黑幫的存在。
「才不是,只是你們還蠻出名。」......在善良這點上。最賺錢的販毒不做,黃色事業不幹,借貸的利息收很低,欠債不還就連紅漆都潑一下,最多聽說過最壞的就只有賣一下盜版光碟。
「哦?是嗎?算了,那你們要加入嗎?」想了一下子,千金似乎都不想多想這點,回到最初的問題。而且,已經完全忘記威脅這檔事。
我望向我哥,他似乎對這件事沒什麼所謂,那麼應該就沒問題了。
別看我哥看起來很呆的,事實上是一個很敏銳的人來。
「好吧,但先要說明,我們不會幫你們黑幫做犯法的事。」即使知道他們不會做這點,都是說一下會比較好。
「放心,我家不做犯法的事,只是我有事要你們幫的話,你們來幫我就可以了。」平靜地說出黑幫不做犯法事的不尋常現象,千金這樣跟我們說道。
「相對的,我都會罩你們的!」
這個......好吧,來到新環境,有人帶路,總比自己在盲目地找路要好。
「這個給你們。」千金把手上的筆記本遞了給我。
「我剛才說的可不是在騙你們喔,那可是千真萬確的。」小心地叮囑我們,千金一臉認真的。
「嗯,我們會背熟的了。」點點頭,我把那本筆記本小心地放進背包裏。
交易成功,之後千金又回到一開始的問題,講解課室的結構給我們知道。

「好吧,先說一下,這個課室是會隨著教師的意願變出不同的東西出來,例如桌子之類的。當然普通的東西,即使是學生都可以變出來。」說著,千金對著平坦的地面跺了一下腳,這一腳並不重,隨即地面凸了起來,然後很像泥膠一樣,桌跟椅就這樣變了出來。
我學著千金的動作,但什麼都沒發生。
「開學以後,教師會教的了,不用急。」千金說著,然後敲了敲桌面,桌和椅就消失了在地上,就很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對了!我們學院在開學時有兩天時間讓新生適應這邊的生活,今日是第一天,所以還有時間,慢慢來就好了。」千金說著把我們帶離教室。
一踏出教室,眼前是一條小村落?
不,不是,應該說是豪宅區比較貼切?兩邊都是一些小平房,雖說還沒到豪宅的程度,但對我而言已經很豪華了!
「這裏是學生宿舍,新生的話都是住宿舍比較適合。不然,你們又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回到學校!」千金不忘在最後再損我們一次,只可惜我並沒把那句話聽進耳裏,因為『學生宿舍』這四個字已經震撼了我。

這個半山毫宅區是學生宿舍?我沒進錯學校吧?這裏真的是學生宿舍?
等,不會是要另外收費吧。

「放心了,現在時間尚早不會沒有房子的,你們在等我一下,我去找負責人過來!」我才剛想到這點,千金就已經消失了在我們眼前,在幾秒後再出現在我們眼前的不只有千金,還多了一個人。

一個美女!

身高比千金高一點點,但發育明顯比較好,總之就是那種充滿曲線的成熟女性,但又不可以說她成熟,跟老媽的娃娃臉不一樣,她的臉算是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小,但不是差距得太離譜的那種。淺啡色的大波浪曲髮,一樣是啡色的雙瞳,散發著溫和又帶點知性的感覺。

糟了,是我喜歡的類型......

====================================
月's arias

時隔一年我終於回來了(被扁)
先不論是否課業的問題
近來人懶了是真的
坑沒有比較少, 但已經很久沒有寫過文了
感天師的近來還可以更, 因為有很多打了未post的
新坑有打算發的, 是比較嚴肅的感覺, 希望挑戰成功....OTZ

PageTop

CWHK31遊記

我是來補遊記的

那天CW, 因為之前學長打電話來跟我說CW重出萊恩, 於是我一心以為是新年後的那個CW
誰知原來他是指暑假那個.....
都沒差了, 反正那天都沒什麼特別的角要出, 而且還要找爪爪他們拍照[他們都是出特傳]

照慣例的, 一大早我, 糖, 還有腐女A就出發到了CW會場
因為預先買了票, 所以一來就跑上三樓排隊
而我就在安頓好之後跑去換服, 回來的時候還被我遇到我的中學同學, 又是上次CW那堆=.=
他們是有什麼event都要跑來做保安嗎?
然後在打啤牌, 之後就是在我們快焗死的時候, 終於都可以進會場

因為我沒預訂都沒什麼目標, 所以是一味被糖拖著跑的, 至於腐女A, 早就不見了
在糖狩獵了一些戰利品之後, 我就去了找爪爪的攤, 去打一下招呼, 支持一下她的月曆這樣

這次的人量算是正常的event量了, 不過因為分了流, 所以還不算逼,
特別是男性向的, 果然香港不管什麼都是女生較多

之後我在一個nico歌手攤找到學長, 之後因為我跟糖都沒什麼好做, 就跟學長一起顧攤
糖心算好, 所以就幫手算錢
我就只有跑來跑去做很慢的速遞[喂!]

之後做了一段時間, 我就跑去跟爪爪他們拍照了
還找到很帥的色馬[?]和紅髮學長, 下收

大概5:00就回家去了, 跟爪爪他們拍照很高興, 下次CW都想跟他們拍就對了


繼續閲讀

PageTop

感天師--第一章(3)

因為有人回答我, 2真的很短
那好, 我立刻出3的給你
XDDDD

===============================================

對!剛才救了我的女生。

抬頭一看,那兩束酒紅色的雙馬尾就這樣出現在我眼前。雖然因為背光的關係,我看不到她的臉,但是總覺得她的臉上一定是掛著一個充滿自信的笑容。

讓我哥把我拉起來,才發現這個女生要比我還矮一、兩個頭,其實我已經不算高,這個女生大概有一點五米五的身高,算是一般女生的身高吧。她的五官十分精緻,就很像那些很高級的洋娃娃般,但是她所散發出來的氣質卻不是很斯文優雅,或者是楚楚可憐的,反而是十分有陽光氣息和活力充沛的。不過她那頭酒紅色的長髮又為她加添了一點貴氣。那雙澄藍色的眸子中更散發出自信的光芒。雖然她的身形的確是比較嬌小,卻讓旁人無法忽視或者是小看她。

「剛才真是感謝妳了。」我想無論怎樣,都是先跟她道謝比較好。

「不用謝,我是前輩就自然有這個義務。」女生用爽快的語氣說道,並稍稍的仰起頭,還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大有「一切都交給我吧!」的樣子。

「前輩?」看她的模樣應該不會比我大多少吧?

「嗯,我在這裏已經讀了很多年書了,看你們都是新生吧,既然是這樣,那我當然是你們的前輩了。」女生很理所當然地說。

照她的說法的確是沒錯的,但是我們就是這麼似新生嗎?

「那我應該怎樣稱呼妳呢?」話雖然這樣說,但是我總不可能整天前輩、前輩地叫她吧。

「對了!我都還未自我介紹呢!」看她真的沒了這回事,還激動地擊了一下掌。

「我叫鳳凰,不過人們都喜歡叫我千金的呢。今年入讀高中部,「虎躍組」。而我的異能就是飛行,最近升上了二
階,即是瞬間移動。」邊說著,千金還一邊在我們附近玩消失和出現,展示著她的力量。

但是......我沒聽錯吧,「虎躍組」?我是入錯黑社會組織了?還是農曆新年改了在九月開始?
等....鳳凰....我倒是對這個名字有點印象....但又忘了在哪聽過。

「我叫封語,這位是我哥封言。我們都是入讀高中部,不過會不會同組就不知了。而我的能力是感天,我哥就是......」糟了,我忘了,但很像是被我認為可有可無的。

我投了個眼神給我哥,求救的眼神。

「保護色。」哥他簡短地說了三個字。這三個字就很像給了我一棍這樣,不是記起了他的能力,而是為什麼千金會看到,不!是察覺到我哥的存在的?

「妳怎麼會發現我哥的?」就在我驚訝的同時,問題都在同一秒問出口了。

千金被我突如其來的問題嚇了嚇,不過她的反應倒是很快的,立即反問我。

「你哥他是幽靈嗎?」

我搖頭。

「那是那些忍者嗎?」

雖然我有懷疑過,不過不是。我又搖了一次頭。

「那為什麼我會察覺不到他的存在?」

「因為他存在感很低呀!」我幾乎是用叫的喊出這一句,因為我太不習慣有人會發現我哥的存在了,一直以來都不是這樣的,人人都要我提醒才會見到我哥的。這樣讓我有點不知所措,全然忘了那個當事人還在我身邊。

「是很低,但是我就是察覺到他嘛!」見我用叫的,千金這句都不比我的吼得細聲。

但是她就承認我哥的存在感很低了,那即是問題是出在千金身上?

我狐疑的盯著千金,而千金都一副「君子坦盪盪」的任由我猛盯著她。

不過都不由得我盯多久,頭就傳來一陣痛楚。

「對不起了。」果然哥他是會生氣的。即使已經習慣被人無視,但是果然被親弟弟這樣直說出來,他是會氣到巴自家弟弟的頭的。

見到我們的搞笑互動,千金「噗」一聲笑了出來。我想她都沒想過這個木口木面的哥哥竟然會動手打自家的弟弟。

「好了好了,我帶你們去看分班吧,不是再放你們自己一個走,又不知什麼時候會跌落斷崖呢。」千金艱難的止著笑聲,然後提議道。

「是了,妳可不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在校院會出現斷崖的?」我想起剛才的刺激之旅,又開始想罵人。

「喔,那是因為我們的校院是設在另一個空間,不過因為空間的不隱定,所以時不時會出現斷崖的。」

喔,這樣的話又可以原諒。

「順帶一提,跌進斷崖是不會死的,不過會跌到哪裏就沒人知道了。」

什麼?!那即是我剛才的情況是比死更危險嗎?

「呃,放心放心,我們學院有專責的隊伍,他們會去救那些跌進時空斷崖的人,所以不用擔心。」
可能是見到我那張抽搐抽得很嚴重的臉,千金連忙補充說明。

我又鬆了一口氣......都好,至少不會來個浪跡天涯幾十年。

「但是,因為時空不一樣,所以有試過有人在另一個時空生活了十多年才救回來,明明這邊只是過了幾個小時而已。」千金又說出了一項驚人的事實。

小姐,你可不可以不要一項好一項壞的說出來,我心臟肌肉不是你想像中這麼好的。

「總之就是要小心不要跌落斷崖就好了。」千金給了我一個總結。

嗯,我想誰都不會想去試一試的。

「但是,斷崖斷得這麼突然,我怎麼可以未卜先知。」我有點無奈地問,還給了千金一個哀怨的眼神。

「憑……感覺?」千金想了一下說,不過......為什麼是問號呀?

「什麼?」請饒恕我的腦是走電話線的,即是我有點想當機的感覺。

「不要問我了!我每次都是用飛的來救自己,反正我都不會跌下去的,所以都沒深究過這個問題。」

似乎被我問到有點不高興,千金嘟著嘴地說,一副「不要來煩我!」的態度。

好吧,那我都住口不問了。

「咦,等一下,你們今天是不是遲到了。」似乎是我會錯意,千金她下一秒就主動地問我們。

「怎麼這樣說?」

「因為現在已經是放學的時間了。」千金的樣子不似是開玩笑。

「但是我們由家出發到現在都不過是一小時內的事呀!」嗯,因為怕會迷路,還特意提早出發呢!

「那,你們是用什麼途徑過來的。」千金似乎都覺得很奇怪,很有作為前輩的責任感,正在幫我們思考問題的所在,

那既然是這樣,我都不隱藏些什麼的把所有線索都給她了。

「途徑即是指你就什麼來把那堆密語掃描入電腦。」千金補充問道。

「我們沒把它們掃入電腦,不過就用了翻譯筆。」

「嘩,你們真的有創意,我都是第一次聽有人會新穎得用翻譯筆。」千金用很誇張的表情來表現她對這件事的反應。
不過她似乎都知道原因了。

「難怪會遲到了,是說你們可以找到來學院都算是好運了。」

我有預感,我又會聽到什麼我們兩兄弟死裡逃生的話。

「一般人只會用掃描機,或者是相機,手機之類把密語輸入到電腦,再被傳送過來學院。就算家沒電腦,沒可以拍照的手機,都有特約的影印店和照相店,讓那些學生有辨法來學院的,畢竟在這個城市擁有異能都不是一件不能說的祕密。」千金頓了頓又說。

「所以學院都有相應的傳送點讓學生可以準確和安全地進入學院。但是用過於罕見的電子器材的話,就算可以進入這個空間,都不代表可以平安地到達學院內,因為一定被送到校門外......」

「等等!我不明白妳的話。」拜託,我的腦真是走電話線的。

「即是我們用的方法太少見,於是把我們傳送到校門外很遠的地方。」我哥難得的開口說話,不過他一開口說話都不會是不好的事,這次都不例外,他一句就把千金那段話解釋得清楚簡潔。

「嗯,然後因為校門外的空間和校門內的都有出入,才會造成這種時間誤差。 」點點頭,千金再補上最後的總結。

「那怎麼辦?第一天上學就遲到不太好吧。」我問,我想下次都是帶些什麼來跟班主任聯絡一下感情。

「這個你又不用擔心,大家都預料到會有這樣的事,特別是你們又是新生,一日兩日不要緊的。」千金揮揮手,又一臉笑咪咪的繼續說。

「不過以後就不好這樣做了,不是可能很難可以順利畢業。」

我就知道妳在說完好消息後就會說壞消息的了!

==========================
月's Arias

好了!這次應該夠長吧![聽說那個問題是你問的]
是說千金的性格好像比以前更完整一點[就說之前的很爛了orz]
而且很有趣, 都沒有這麼像喵喵了[明白的就明白]

今天去了cw, 然後等下就打遊記[?]就是了
是說我現在才想起, 我還未發RG的相了><

PageTop